新闻中心

章子欣,不幸遇见的究竟是一对什么样的租客?

时间:2019-7-15 16:02:26  作者:  来源:微信公众号没药花园(ID:moyaohy)  查看:12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这几天身边的人都在讨论章子欣失联这个扑朔迷离的案件。我也读了好多报道和网上的讨论。    结合媒体报道和从其他渠道获知的一些信息,谈一下我的想法。    1    根据象山警方发布的通报,梁某华43岁,谢某芳46岁,均为广东省化州市人。    梁某华户籍地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...
  这几天身边的人都在讨论章子欣失联这个扑朔迷离的案件。我也读了好多报道和网上的讨论。
  
  结合媒体报道和从其他渠道获知的一些信息,谈一下我的想法。
  
  1
  
  根据象山警方发布的通报,梁某华43岁,谢某芳46岁,均为广东省化州市人。
  
  梁某华户籍地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。据悉,梁已离开家乡10多年,父亲去世都没有回去。他的文化程度为小学,一直以打工为生。据梁某华家乡的村支书介绍,印象中梁某华的精神状态正常,有家室,与妻子育有一儿一女,谢某芳并非他的原配妻子。(杭州网)
  
  谢某芳则是广东省化州平定镇平山乡塘岸村人,关于她的信息更少。据称,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上面有五个哥哥。
  
  林书记告诉北青报记者,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、做生意为由向几个兄妹借钱,曾向她哥哥借款50万,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她,“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”,林书记说,如今提起谢某芳,家里人都恨之入骨。(北青报)
  
  据被采访人说,她的脾气不好,一旦不能如愿就会发脾气。她常年在广州、深圳等地打工。她和梁某华很相似,也是离家十几年未联系,母亲去世都未回去。
  
  谢先生(村干部)说:“她应该是有两三次婚姻,但是不太确定。我知道的是她没有孩子。梁某华曾经来过我们村一次。”(钱江晚报)
  
  谢梁两人应当很早就相识了,并且这么多年都在外一起生活。根据我得到的信息,他们几年前曾在广州以夫妻名义租房。
  
  2
  
  不清楚谢梁两人这十几年做什么工作。应该是到处打工,可能做过小生意,但看起来并没有赚到什么钱。
  
  从去年11月开始,两人开始变得反常。
  
  他们从11月开始,结伴到全国各地旅游,半年多中间到达过的地方有重庆、武汉、云南、郑州、九江、杭州、长沙、三亚、厦门、青岛……
  
  这留给我的印象是,他们从去年11月起就决定要一起自杀了。在自杀前,他们想看遍人间风景、把钱挥霍完。
  
  而自尽的日期可能也早已定下,是7月8日0点(阴历六月初六)。至于原计划中有没有女童,我认为可能他们考虑过,但没有决定。
  
  如果谢本人没有生育,可能会感觉这么死有遗憾,或者,两人觉得去阴间太冷清了,不如带个娃娃一起走,或者,像网友猜的阴婚需要花童。
  
  由于实施的难度肯定很高,他们未必一开始就下决心这么做。可能也在找是否有孩子和他们“有缘”。
  
  为什么从去年11月开始有这举动?不清楚。可能遇到什么挫折(这个挫折可以是经济上的、健康上的),再加上受什么迷信思想蛊惑。
  
  那么,他们会不会信邪教呢?我所说的邪教,是指那些被定性为邪教的教。我在青岛灭门案中写过,国内几个邪教基本都是在北方比较盛行,它们篡改基督教教义,宣扬世界末日论,宣扬成年人不用工作,孩子不用上学。
  
  这些邪教的主要目的是敛财。他们会给信徒洗脑,迷惑他们献出全部身家。许多人因此破产,居无定所,四处漂泊。(从这角度看,他们这状态有点像。)
  
  但我还是倾向于认为他们并没有信那些邪教。我个人感觉广东那里本土文化特别强,不太接受全能神之类邪教。
  
  其次,从他们选择鬼节(阴历六月初六)投河,QQ空间里令人窒息的三山国王图片,作案前拜访潮汕看,他们应当还是很迷信潮汕一带地方信仰。我今天读到一篇新闻里的专家说,当地没有发生过个人或者集体异化三山国王的情况。
  
  但既然都是迷信,加上这些人本身大脑比较偏执,自己会加工、扭曲那些信仰,可能也没有道理可讲。
  
  从他们自杀前几日在镜头中轻松、愉悦的神情看,他们不认为自杀很可怕,自杀是一种“新生”,譬如,死后会灵魂升天,会投胎转世成夫妻……
  
  3
  
  在2019年6月,他们来到了千岛湖的淳安。为什么到那里?我猜是为了景点千岛湖。
  
  我认为投水自尽是他们一开始就决定了的死亡方式。
  
  6月已经临近他们计划中的自尽日期,钱也不多了,他们便在那里住下来,等时间一到就去千岛湖自尽。
  
  他们住在七天连锁酒店,也不出去看风景,只在中午才会在大堂坐坐,在我看来就是在耗时间。
  
  可能在百无聊赖的等死过程中,他们无意中发现了可爱的章子欣,觉得很有眼缘,认为是老天安排的。
  
  章子欣奶奶说,租客告诉她,他们本来定了7月6日离开的机票,但看到章子欣后,把票退了,决定租他们家。我觉得这是租客的谎言。
  
  在7月4日骗走女孩后,他们不可能再在当地实施犯罪和自尽,得去其他地方。
  
  他们最初投河自尽的计划没变,所以他们接下来的线路都是在找水……
  
  他们7月4日带女孩离开,到7月7日女孩失踪,短短四天,竟然去了三个省(福建、广东、浙江),行程安排极为紧凑。
  
  但这些行程中并没有他们对孩子父亲声称的“上海”和“温州”。
  
  7月4日,他们带上孩子前往福建漳州。媒体称,他们曾和一个福建号码联系过。福建号码是什么人,相信警方很容易查到。
  
  他们发给孩子父亲的视频,女孩戴救生圈在海边,后被网友证实,那里其实是漳州附近的东山金銮湾。
  
  他们为什么去那里?如我前面所说,他们要在7月8日0点到来之前找到合适的水域自尽。可能金銮湾的名字对他们来说(带金、钱字的),听上去风水比较好。
  
  但或许到了那里,发现风水/风景不合意,决定另觅他处。
  
  离开之前,7月5日,他们转到了潮汕。(是去庙里拜三山国王吗?)
  
  7月6日15:30,他们从潮汕坐动车前往宁波。当女孩父亲发微信问他们是不是在高铁上时,他们发了在高铁的视频。但女孩父亲以为他们去温州。
  
  为什么去宁波,可能因为他们查到那里有个豪迈的地名“海上长城”?觉得那里是自尽的好地方。
  
  7月7日一大早,他们来到“海上长城”后,发现没有海,觉得很失望。司机建议他们去东钱湖。(新京报)
  
  在期间,女孩父亲变得紧张,不断在微信上要求带女孩回来。
  
  可能被女孩父亲影响了心情,坐在网约车副驾的梁某在车上笑着用脏话骂章子欣。(新京报)
  
  下午,梁某还让司机把当时他们的位置用语音发给女孩父亲,因为他自己普通话不好。
  
  到达东钱湖后,他们应当对这里的风水/风景是满意的(因为后来又回到这里自杀),但不知道为何,他们当时把开走的司机叫了回来,又提出要去松兰山。
  
  根据新闻报道,他们在松兰山景区带着女孩在海边徒步很长时间,在19:00-22:00之间,章子欣消失了。他们两人又打车回东钱湖投河自尽。
  
  据最后载他们去东钱湖的司机所说,他们在车上的一个小时内一言不发。他们刚刚对女孩做了什么,并且面对真的马上要到来的死亡,他们那一刻才感觉到紧张吧。


相关评论
问问律师网  |   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  |   工伤赔偿  |   南京律师网  |   12346网址  |   广西律师  |   法询在线  |   找法网  |   合同网  |   云南律师  |   法律热线  |   虚席以待  |  
Copyright ©  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  皖ICP备12007021号-12  咨询热线:15251840888  免费法律咨询